当前时间: 医院邮箱登陆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医院论坛
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
关于2019年度职工考核工作的通知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医院新闻
医院新闻  
人间果然值得
发布时间:2020-03-19 点击数:8157 次 字体:小 

    以前觉得难熬,其实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昨天真正开启了一个无休模式的下午班。

    确如媒体报道,多数新冠危重症患者,都合并有很多基础疾病。今天下午,从外科急匆匆转入ICU的一个合并肝硬化患者,入舱后消化道大出血,打算在舱里紧急胃镜下止血。

    舱里的情况,就像这两天熔断两次的美股一样,你以为最忙了,其实会更忙的。另一组的一个患者,也在此时消化道大出血了。加上原有患者的救治。舱内外的对讲机,固话,手机同时响个不停,大家都有头痛至极的感觉。

    我赶紧穿上隔离衣,打算把腔镜送进舱内,这个过程至少也要20分钟。进仓前感觉护目镜的带子勒的太紧了,但已经顾不得调整,担心晚一刻,病人就没命了,明天死亡人数上会添一个数字,数字的背后是一条生命,生命的背后是一个家庭。

    进仓之后,发现舱内已经忙成一团,两组团队在同时抢救两个大出血。床单被血便染的深红,床头挂着的血浆和红细胞,以急行军的速度飞快的滴入患者体内,两位带着正压头套,宛如太空人一般的同事,忙乱的在镜下寻找出血部位。

 

 

    看到这种情形,我感觉本来就像紧箍咒的护目镜带子更紧了,后脑勺,耳廓,眼眶都疼痛无比。护目镜压着眼镜,眼镜压着眼睛。在眼镜的压迫下,眼睛睁开难闭上,闭上难睁开。身体的不适尚可忍受,但镜片上那层影响视线的雾气实在让人忍无可忍。这时腔镜的操作我也帮不上忙,所以我很有想出舱的冲动,摘掉那该死的护目镜。

    不过高元妹主任和同组的苏云医生已经进来奔波两个小时全身湿透,我晚进来还要立即出去,实在于心不忍。能坚持守在这里,跑腿儿干点儿杂活也是好的。

    果然,一刻钟后患者生命体征勉强稳定,和介入科商讨后,决定带患者查下门静脉的CTV,然后介入下进一步止血。联系好CT室后,黄老板(广医附院对黄敬烨总护士长的昵称)磨刀不误砍柴工,用一个小时的时间,耐心整理好患者的所有管路,配好三瓶氧气,带好心电监护仪,接上便携式呼吸机,带了一个对讲机与一部手机,备好急救药品,一群医生护士一声走起,推着病床通过非清洁区通道,浩浩汤汤的前往另一座楼的CT室。因为担心,颠簸会加重出血,一群人小心翼翼的推着床,遇到一点点凹凸不平,就吆喝着用力抬着病床通过。

    我痛恨自己眼镜起雾帮不上大忙,拿着小零碎,深一脚,浅一脚的勉强跟在后面,心里继续对该死的护目镜口吐芬芳。此时,夕阳已西下,我们这群人在落日余晖下,狼狈的推着病床在协和西院的路上奔波着。我忍不住拿起手机,用残余的视野拍了张照片。同样是带着患者查CT,与网上那张爆红的温馨,唯美,直击人心的“人间值得”完全不能相比,毕竟,生命只有存在,才能值得。

 

 

    终于到了CT室,一群穿着防护服,颠簸一路,喘气都不匀称的医护。正要把患者抬上检查床,墨菲定律出现,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零件---氧气管的固定环裂开了,呼吸机罢工。一边对讲机求援,让后勤送来零件和工具。

    这时另一个医生就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替代呼吸机,披了件铅衣,站在患者旁边捏着气囊,陪患者一起接受CT的辐射。这种事情平时我看到好多患者的直系亲属都不愿意做的,这种时候,医护就站出来了。我们见惯生死的表面下,也隐藏着一颗珍视生命柔软的心吧,只是这颗心,常常被挫伤,只好包裹了一层厚厚的壳。

    开始CT检查,剩下的六名医护疲惫的坐在CT室门外等候区的长椅上,我苦中作乐,戏精附体,扮作记者笑着问大家现在最想做什么,黄老板跟我差不多,护目镜上一层雾,表示最想把它摘了扔地上踩碎;另外两个广州的兄弟表示无比想喝可乐,最好是冰的。带着正压头套的兄弟则苦笑着说可乐也想喝,但更需要上厕所。

 

 

    等了许久,也许不是许久,只是我们的主观感受,刺激的事情再次出现,静脉留置针穿针了,增强剂打不进去,CT还是做不了。更刺激的是,患者失血过多,周围静脉扎不进去了。团队集体爆出一串儿三字经,又紧急深静脉穿刺,恰好这时,刘川护士长拿着后勤支援的零件到位,及时修好氧气通路。CT得以继续进行,这次大家彻底瘫在长椅上了。

 

 

    等到CT查完,已经早过了下班时间,我们又将患者转运到二楼介入科,下一班的医护听说后,正在穿防护服,打算极速驰援。我们分批次撤离,苏云和我最后坚守到三名接班医生和两名护士赶来。夜色与疲惫之下,感觉脑子也不清楚,有点找不到从CT室回ICU的路,开玩笑说,要不然咱们索性穿隔离衣走熟悉的清洁区通道,明天头条上就会登出:“重大责任事故---两名无知内蒙援鄂医生,封印协和定点医院”。

    回到ICU,走进缓冲区,摘下护目镜,瞬间感觉两世为人。洗完澡后照镜子,才发现脸上出现两道可怕的勒痕,摸摸后脑勺,居然也深深的凹下去一道儿。耳朵更是不敢碰,痛得厉害。回到酒店时,这个高强度的下午班已经上过深夜子时了。

    再次洗漱后,终于安卧在温暖的大床上,估计这时介入也该出结果了,打开手机,看到下面这条信息。

 

 

    人间果然值得!

 

文/神经内科 李春阳

上一篇:致内蒙援助荆门医疗队冯丽艳的感谢信
下一篇:致内蒙古援助荆门医疗队池礼捷的感谢信
推荐新闻
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体检中心…
勇敢的你们,比春光明媚动人!
爱暖春日 共话和谐
学校目标考核组莅临医院检查指导
忠诚的卫士
拆除胸腔定时炸弹,挽救垂危患者…
跨越空间的关爱 ——2020年…
“荆”生有幸 承“蒙”厚爱
门诊信息
患者查询
交通指南
楼宇布局
电话号码
医保相关
患者信箱
预约挂号
住院指南
权威机构 友情链接
更多>>
医院集团 | 媒体看附院 | 医院院报 | 在线视频 | 友情链接 | 电话号码 | 医院邮箱登录 | 站点地图
Copyright ◎ www.nmgfy.com ,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
网站设计内蒙古国风网络 蒙ICP备12002699号 建议使用:1024*768以上的分辨率浏览
地址:呼和浩特市通道北路1号 蒙公网安备15010302000306号